武汉大学本科生院

本科生院

教书育人——三尺讲台写春秋

时间:2017-06-22 19:34:17  来源:  作者:  点击数:

胡苏萍:一心从教,一心为师

笔者第一次见到第一临床学院胡苏萍教授,年仅52岁的她,头发已经花白了。

胡苏萍于1985年进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工作,1991年开始从事诊断学教学工作,至今已有24年了。她用自己对教学的热爱,诠释了一位教师的职业理想。

201405060458579589.jpg
 

和风细雨,润物无声

提到胡苏萍时,本科生院教务处副处长朱俊勇说:“老师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的教学上,放弃了科研工作。医学部曾经有几次想要宣传她,都被她拒绝了。”

1991年,胡苏萍开始从事诊断学教学。教学中她发现了不少问题:医学生普遍重视考试成绩,对待考试的热情要远远大于实习的热情;许多考试成绩非常优异的同学,却不能开展实践操作,量不了血压,测不了体温,反差巨大。

“作为一名医学生,光有理论知识是绝对不够的,临床实习的机会和经历对于以后,无论是继续读书还是工作,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她多次跟学生谈话,动员他们一定要参加临床实习。

2008年,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的协助下,武汉大学进行了医学教育改革,胡苏萍作为课程病理、病理生理和治疗学(Clinical Pathophysiology and Therapeutics,简称CPPT)的总负责人,对课程进行了大手笔整合,系统地把基础医学知识和临床医学知识串联了起来。她鼓励学生在课堂上进行“角色扮演”,一方扮演医生,一方扮演病人,甚至还有同学扮演病人家属。他们模拟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场景,充分发挥想象,学生们不仅收获了笑声,更收获了如何与病人沟通的技巧。

老师就像我们的亲人一样,”第一临床学院2009级的朱振杰说,“她家在人民医院,我们上课的地方在医学部,但是在我们上CPPT课程的一年时间里,她每天都坚持早起赶公交来课堂上旁听,没有落下过一节课。”

 

博爱无私,平易近人

“能考上武大的学生都是万里挑一,非常优秀的,我们必须要对学生负责,”胡苏萍非常坚定地说,家长们因为相信我们,所以把孩子送到我们学校来培养,我们必须为学生负责。”

医学生的课程内容多、课程安排满,学生下课的时间有时都会过了12:00。胡苏萍心想不能让学生们饿着肚子听课。每次旁听,她都利用课间时间去买点小面包给学生。正是由于她贴心的举动,使学生更加尊敬这位无私奉献的老师,很多学生私下里都亲切地喊她“胡妈妈”。

朱振杰说,“每次考完试,老师都会仔细分析试卷,计算答错率,甚至会为我们专门找时间解析考试内容。”除了对学生的学业负责,胡苏萍还时刻关注学生的心理状况。由于和学生们感情很好,她也加进了学生的qq群中,平时在网上跟他们聊聊天,为遇到困难的学生及时疏导和解决心理问题。

第一临床学院2009级的毛乐乐说,“老师更像是朋友、妈妈。她负责的CPPT课程已经结束快两年的时间了,但是她还与我们保持着联系,希望在今年毕业之前再聚聚。”

正是这些一点一滴,让学生们体会到了深深的关怀。20126月,胡苏萍荣获武汉大学“烛光导航工程优秀导航师”称号。

 

提携后辈,默默奉献

在对青年教师的培养方面,胡苏萍发挥着一名老教师的“传帮带”作用。

每年,第一临床学院诊断学的青年教师在完成岗前培训后,要进行试讲和集体备课。胡苏萍都会在现场,为教师做好示范操作,对青年教师脱产带教上岗严格把关。她善于把纷繁的课程内容简洁化、具体化、形象化,她清晰的思路,风趣的语言,使青年教师很快就能领会课程内容的难点和重点。

第一临床学院的戴雯玲老师还记得,2010年,胡苏萍曾让刚进校的戴雯玲去门诊找她。一见面,胡苏萍就说,你当老师是以后发展的一个转折点,还是要坚持不懈地干下去?这个问题让戴雯玲陷入了沉思。

胡苏萍语重心长地说,教学不是冲动,对学生的培养应该是一以贯之的。戴雯玲说,“这让我第一次意识到了个人发展和学生培养的关系,我开始不断思考应该怎样当老师。”

“我第一次主卷时,老师看得特别认真,连卷子上的错别字都帮我指出了。”戴雯玲下定决心,要向胡苏萍老师靠拢,“老师身上有着一股正能量,是我的榜样。”

 “平时除了我自己的课外,我会去听听其他老师的课,”胡苏萍这样说。CPPT课题的老师一共有60多名,每一位老师的课她都听过。

除了听课,胡苏萍还会给班上学生发调查问卷,让学生给CPPT程的老师和教学打分。与学校组织的“评教”问卷不同,她发给学生们的这份问卷是她亲自制作的。胡苏萍介绍,问卷够更贴近医学生和实际课程内容,帮助老师开展下一阶段的授课。

 

 “希望我能够在退休的时候说这样一句话,‘作为一名教师,我对得起我的每一名学生。’”就是这样的信念,一直支持着胡苏萍在平凡的教师岗位上不断散发着自己的光和热。

 

杜莉:站好大学讲台是最想做的事

杜莉的人生简历里最少不了的四个字就是“武汉大学”,这四个字对她来说是家,是她出生和成长的乐园,是她追求知识和梦想起航的青春回忆,更是让她朝着成为一名老师的职业理想前进的地方。


如今已经成为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世界经济系副教授的她,在这里通过努力受到学生的爱戴,获得了荣誉和成就:湖北省第二届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一等奖、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湖北青年教学能手称号、武汉大学第四届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一等奖、武汉大学第九届杰出青年、珞珈杰出女性……更在首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中,从来自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教师中脱颖而出,获文科类一等奖。她说作为武大人,她一直认为很幸运和荣幸的,“一开始是我以武大为荣,未来我希望武大以我为荣。” 杜莉.jpg

影响生命的武大人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武大郎’”,杜莉眼中带着笑意。杜莉的父亲是武大数学与统计学院的老教授杜金元。孩提时期,她就在校园里玩耍,武大附小、附中……硕士、博士,2006年毕业后留校任教,珞珈山就是她的青春记忆。“我既是武汉大学教育的受益者,也在这里实现了自己‘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梦想。”

做一名老师,是杜莉从小就有的理想。给她这份影响的人当然离不开她的父亲。杜莉的父亲是数学与统计学院的一名老教师,一直给本科生上《数学分析》这门基础课程。“严格上说,我父亲并不具备优秀教师的典型形象——他操一口标准的湖北新洲口音;衣着极不讲究,学生笑称他像‘进城的村干部’;课堂上讲到兴奋之处会跃上桌子,点起一根烟,有时还会摸着学生的头骂上一声‘你这个蠢材’,但他不羁的教风一点也没有减弱学生对他的喜爱。”杜莉介绍着,“他的学生这样评价他‘老杜用他浓厚的乡音把我们引入一个数学的世界,在前进的大路上带着我们欣赏沿途美好的风光,体味数学之美’”。同时她也自豪而崇拜的说:“他是武汉大学第一届‘十大名师’。”

杜莉从小受父亲的影响,耳濡目染,深知教师职业的不易。她回忆说父亲长期受胃病折磨,1989,从讲台直接被抬上手术台。每个学期期末考试阅卷结束后,他都会在每一份试卷上给学生写评语——试卷反映出哪些问题、哪些知识点没弄清楚、下学期怎么改进。先用红笔手写在试卷上,然后唯恐字迹潦草,学生难以辨识,于是父亲就让杜莉帮他一份一份地输入电脑,打印出来,裁成小条,然后交给教学秘书代为分发给每一位学生,“他自己把这美其名曰‘试卷诊断书’。我常常因为敲打近百个学生的‘试卷诊断书’而心生厌烦,可老先生却沉浸其中、乐此不疲。”

“我父亲那一代人,早年都是学俄语,后补学英语,但大多已过而立之年。他当年扛上一个大录音机上‘北语’学英语的情景仍留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至今杜老教授已有百余篇英文论文见诸国际期刊,伴随计算机的普及,他在不惑之年又开始补学计算机操作。“我有6点起床晨跑的习惯,每天清晨经过父亲书房时,老先生已经趴在电脑前用“一指禅”敲打英文论文。那时,我的脑海中总是不自觉地浮现‘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诗句。这一年,我父亲65,届退休之年。”

说起另一个对杜莉深有影响的人,他就是杜莉2003年考入武汉大学世界经济系攻读硕士研究生的导师周茂荣先生。“总记得大学二年级时,周茂荣先生给我们上《世界经济统计》课程时的情景——大热天,先生总是不怕麻烦,用一个平板推车,大汗淋漓地从院图书馆借出一摞一摞的统计年鉴,让班上的同学人手一本,给我们介绍各种统计指标和方法。”杜莉回忆说,2007年初,我赴巴黎完成欧洲研究中心的一个项目。说来惭愧,那一年我30,却是第一次离家出远门。那时,先生也在巴黎做高访,他亲自到机场接我。一天,先生非常开心地告诉我,他在‘中国城’买菜时被两个中国学生认出来,原来是我院“中法班”毕业留法的学生。随后,老师来法国’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先生那不足10平的宿舍挤满了来看望他的十余名在巴黎求学和工作的学生,那一刻我先生满足的笑容中读出了为人师的快乐。”

1969,周茂荣先生留校任教后从俄语改学英语,主要靠自学完成;1982,他赴日本从事学术交流,又从零开始自学日语。“至今,我仍能时常收到先生通过邮件转发分享的英文文献;先生仍保留着去院图书馆翻看日文期刊的习惯。”

正是那一代武大人对杜莉的影响,让杜莉感受到了武大精神的传承,让她找到了做一个好老师的关键是“投入”,让她学到了要如何投入地做一名好老师。

做老师是一份执着

“杜莉是天生的老师。”有人这样评价。杜莉也用她的具体行为给“老师”二字做了完美的诠释。打从记事起,杜莉就对教师这个职业充满向往。“做一名教师是我从小的梦想。”杜莉的这份执着也延续到了她的大学时光,当时的英语课上有一节是讲马丁·路德金的《I have a dream,课程完成之后老师就让杜莉和她的同学们每个人准备一篇演讲去谈自己的梦想。杜莉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老师,但是作为演讲的话可能不太容易出彩。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改对童年梦想的执着,大声地说出“I have a dream to be a teacher。” 

即使现在已经如愿的成为一名老师,但是为了做到“好”,杜莉还在不断的努力。“也许我不是最出色的老师,但我希望成为最有激情的老师。”杜莉这样说。一站上讲台,她总是声音洪亮,神采飞扬,她的课堂极富感染力,所授课程深受学生喜爱。武汉大学教务信息系统中每门课程结束后都会由学生从教学态度、教学内容、教学方式、教学效果等几个方面对老师进行评分,总分100分。近三年,杜莉所授《财政学》课程的平均得分为97.33,连续三年在学院评教中被学生评为“十佳教师”。学生们在教务信息系统中写下这样评价:杜莉老师讲课真的很有魅力。把一门我原本认为会枯燥而干巴的课盘活了,抑扬顿挫的声调让我们即使是在下午也不会犯困。而且看得出每一堂课都经过老师精心的准备,课间时候老师还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再看看讲义,真的很感动。财政学让我感触到了真实的动人的象牙塔”,老师是一位非常认真、敬业、负责的老师,她为学生着想,时刻想着怎样提高教学质量,使我们学到更多知识。她是老师的模范。”

在教学过程中,杜莉不仅注重知识的传授,还特别注重引导学生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就像风筝需要线来牵引一样,学生也需要适当引导,才能更好地踏入社会。”她也努力做学生的知心朋友,学生提出的关于择业、选专业、毕业论文等各个方面的问题她都一一细心回复,对于学生对课程提出的建议,她更是用心考虑并不断改进。她笑言:“我很喜欢和学生们呆在一起,与他们交流能让我体验到被信任的快乐。”很多学生走出校门后,仍与她保持着密切联系。

其实作为青年老师平时承担的教学压力还是比较重的,大学的教师要面临教学,科研,学术文章发表,评职称等等问题。“没有一个职业是没有压力的,我热爱这个职业,我选择了就要把他做好。”杜莉说她看到过一篇杨澜的访谈,其中对杨澜“作为一个社会名人所面临的压力”的诠释让她深有同感,杨澜说 “你看我们现在坐在这样一个地方,吹着空调,穿着得体的衣服,化着漂亮的妆,在聚光灯下接受采访成为众人瞩目的明星,你还在说你有多难压力多大,那不是一件很矫情的事情吗?没有一个职业面对的压力是零,但这份职业就是你的选择,所以你就应该去热爱你的选择。”杜莉说:“我对这个回答印象非常深刻,因为我觉得她说的太好了,非常符合我的价值观。我选择这个了老师这个职业,我就要热爱它,并且尽力把它做到最好。就像发表论文,这就是作为一个老师份内的事情,即使有时候步伐慢一点,但只要一直往前走,总能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

“我的秘诀就是投入”

首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一等奖、湖北省第二届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一等奖、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湖北青年教学能手称号、武汉大学第四届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一等奖、武汉大学第九届杰出青年、珞珈杰出女性……看着这一份份的荣誉,问起杜莉她认为自己获奖的秘诀是什么,她说:“我其实就是一个最普通的老师,一定要说秘诀的话,我想就是投入。投入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更多的认真。” 

两次备战湖北省和全国教学竞赛,杜莉在挥汗如雨中精心构思课程设计,反复练习现场报告。2010年准备湖北省教学竞赛时,杜莉的父亲正做胆囊手术,她那个暑假所有备赛都是在同济医院里度过。她父亲出院的时候正好是她们参赛老师需要封闭的日子,那天杜莉也没能去接父亲出院。接到国赛通知的暑假,杜莉就给女儿报了幼儿园。“一个人的成长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努力,包括家人的支持,我的父母包括我的女儿都给了我很大的理解。”

对于参赛准备的投入,也是杜莉平时对待教学的一个缩影。“十分的预备,你只能讲出八分的课;十二分的预备,你才能讲出十分的课。” 杜莉对自己老师的教诲至今记忆犹新,而且她也多年如一地做到了。“我的老师曾告诉我,于青年老师而言‘备课’应为‘背课’,即对所讲内容应做充足预备,熟练到能够背诵下来的程度。所以,初上讲台时,每次课我都会花上两三天甚至更多的时间来预备。”

在备课时,杜莉精心设计教学过程,搜集筛选教学材料。她被称为ppt高手,她的课件常常能在第一时间吸引住学生的注意力。“好的课件既给学生以视觉的冲击,也引发思想的火花。”杜莉认为,“课件不仅仅是一个提纲,更是吸引学生的重要方法。”为了使课件内容和时事动态相结合,她总是将搜集的最新财政资料、学科动态等,在第一时间添加进去,这让她的课件总是新颖和丰富。

除了内容的充实,她十分注重在形式上翻新花样。一有时间,她就在网上搜集图片和相关新闻,电脑里装着各种各样的素材,以及精美的模版、有趣的图片。即便是对教学日渐熟练的现在,她每次课前仍然会更新案例,修改讲义和课件。她很骄傲地说:“我已经教了6年《财政学》,但是没有两个班所用的课件是完全一样的,我会不断地修改。”

“投入的上好每一堂课,这就是我最想做的事。”这是杜莉最朴实的心声,她说:“我是武大的二代,和武大有很深的渊源和感情,我是武大教育的受益者,也希望把我受到的这些也传承给我的学生们,作为一种责任为母校做出贡献。认真的当一个好老师,无愧于这三尺的讲台和教师的称号。”